您的位置:首页  »  【堕落性女】(魔法少女奈叶同人文)(01)【作者:静谧】
字数:73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翻译】堕落性女1(魔法少女奈叶同人文)

  皮靴踏在石阶梯上,延着墙壁与天花板,持续回响着叩叩叩的声响。

  有位女性走进了圣王教会本部当中,通往地下的阴暗阶梯。

  那位美丽的女性有着灿烂金发,而身上所穿着的以黑色为基底的法衣底下、隐藏着她丰满成熟的美丽胴体。

  她的名字是卡莉姆?格莱希亚。

  除了身为教会的有力人士之外,同时兼任教会骑士。并且由於她特有的固有能力,因此在时空管理局的高层中也占有一席之地。

  这样的她,在星月也昏沉欲睡的深夜中,究竟想到何处呢。

  而身穿法衣的女性就只是静静的走着。

  教会走廊那些庄严的雕刻,依旧充斥着美丽的风情,但在黑暗中却只能带给观看之人孤独与心虚。

  卡莉姆也同样感觉到同样的氛围,她颤抖的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袖,想隐瞒着自己内心的胆怯。

  不过、她所畏惧的并非是因为眼前这边阴暗的场所。

  而是卡莉姆之所以会来到这个地方的理由。

  不久后,美丽的骑士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门前。

  洁白的手指在黑暗中握住金色的门把,发出喀擦的金属碰撞声后,缓缓的推开了门扉。

  门推开细缝时,隐约可以见到门后是带有微弱灯光的空间。

               然后──

  「哟、你终於来了啊,骑士卡莉姆」

  平淡且低沉的声音迎向了卡莉姆。

  满头白发的壮年男子。

  并非只有一个人,这个房间中除了这个人之外,究竟还有多少男人啊。
  而且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是卡莉姆所熟识的面孔。

  有些人穿着绚烂的法衣,有些人则穿着作工精美的高级西装,所有人毫无例外身上皆穿着只有高官才能穿着的制服。

  光看他们的衣服就能知道了,眼前的人们不是教会的高层、就是管理局的高官,这种社会地位崇高的人。

  不过这样的高官显要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集合在这里呢?

  理由相当简单,答案马上就出来了。

  「那么、动作快点吧」

  「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

  「……」

  脸上带着笑容,催促着卡莉姆的男人们。

  他们的脸上所带着的表情竟是如此的污秽卑猥。

  有如盯着猎物的鬣狗般的笑容与充满恶意的视线。

  下流的视线彷彿黏在身上似的,沐浴在其中的卡莉姆身躯微微颤抖,伸手解开自己身上的法衣。

  随着钮扣慢慢的解开,宛如白瓷般的肌肤逐渐暴露出来。

  洁白的肌肤彷彿会刺痛目光搬的炫目──不过在那之上却佈满扭曲的线条。
  「噢噢、这可真是……」

  「嘿、有好好按照我们的吩咐去做呢」

  「太完美了! 女性的肉体与绳子、果然绝配啊!」

 男人的口中不断吐出感叹的讚词──不对、男人们口中吐出的应该是言语的
  羞辱才对。

  正如他们所说的,卡莉姆那褪下法衣的柔嫩肌肤上……被麻绳粗暴的佔据着。
  似乎是被称为SM的某种特殊行动的其中一种做法,好像是被称作【紧缚】的样子。

  被绳索束缚的同时,当然也就无法穿上内衣。

  而她法衣之下的裸体,彷彿强调胸部的尺寸与腰身的纤细。绳索延着胸口与腰身的曲线绑缚着,以层层重叠的绳结来完成这淫猥的艺术品。

  「今天一整天都维持这副模样吗?」

  「……是的」

  「哈哈、应该没人能想像吧。没想到那个骑士卡莉姆,竟然是个不穿内衣,还边玩紧缚PLAY边工作的变态女」

  「……」

  露骨的汙辱与言语的谩骂,让紧咬着唇角的卡莉姆由於羞耻的关系而满脸通红。

  不过男人们确不打算隐藏,自己因为美女受到责备的不甘表情而露出了恍惚且卑劣的愉悦笑容。

  不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为什么卡莉姆会遭遇如此淫猥的行为呢。

  理由正是隐藏在教会光辉灿烂背后,名为传统的阴暗面。

  只要是巨大的组织,不管在哪个世界,不管曾经有着如何光辉的历史。终究会有从内部腐烂的一天。

  而眼前的他们正是如此平凡的一员。

  渴求着地位、权力、财富之人,总有一天会为了想要支配组织,而寻求着祭品。

  而卡莉姆正是,为了从他们手中保护因为某些理由而被教会所保护的那些纯洁的【Number(ナンバーズ)】们。

  如果这些高官们使用自己的权力的话,想要改变这些被教会保护的序号者们的待遇可说是易如反掌。

  如果这些人将Number纳入自己的管辖中的话,极有可能名义上保护她们,实际上却将她们当成自己的奴隶来使唤。

  於是有着纯洁心灵的她,那艳丽的躯体就这样成为了飢渴野兽的饵食。
  「哎呀、还不能全部脱掉喔」

  「没错、这可是乐趣所在呢」

  卑劣的中年人们将手伸向了衣服半脱的卡莉姆。

  当触碰到她时,她颤抖的身躯冒出了鸡皮疙瘩。

  每当男人的粗糙手指抚过她柔嫩肌肤时,那个感觉对已经经历了多次性事的肉体来说,的确相当舒服。

         不过对卡莉姆来说却只有生理的厌恶感

  「呜……呼」

  卡莉姆由於下乳被男人急躁的抚摸,大腿内侧也被摩擦着,受到快感刺激,口中忍不住发出了喘息声。

  对卡莉姆来说,被这些卑劣之徒爱抚竟然却产生了感觉,真是相当丢脸。
  不过多次作为祭品奉上的身躯虽非本愿,不过已经完全牢记着快感的滋味了。
  「咿啊!」

  「噢噢、还是老样子相当敏感嘛」

  「骑士卡莉姆想必也因为自己的身体被调教成我们所中意的样子,而感到喜悦吧」

  当男人们笑着以指尖轻轻抓住卡莉姆挺立的乳头,她甜腻的呻吟声便越发高亢。

  当感觉到眼前面露红潮、喘息慌乱的美女那忍耐着男人们嗜虐举动的表情,男人们丝毫不打算隐藏那漆黑的愉悦感。

  吃的一方与被吃的一方、野兽与献给野兽的祭品。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这样而已。完全不需要死要面子的无谓关系。

  解放了平常隐藏在名为理智的面具下的兽欲,他们用自己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中年男人浅黑色的手指爬上了洁白的柔嫩肌肤上,有时攀上了丰满的乳房、有时伸进了股肉的深处,每次都让卡莉姆的肢体发出些微的颤抖。

  在侍奉神的法衣之下,被麻绳绑缚的丰满成熟的躯体徐徐的滑落了汗珠。
  就算她的精神再怎么的厌恶这些男人,不过卡莉姆她那成熟的身体依旧顺从的接受着男人们的爱抚。

  「哼哼,哎呀哎呀,这是怎么了呢?」

  「呜!?」

  说着带来不快感的嘲讽话语,其中一个男人将他粗壮的手指滑入卡莉姆大腿的深处。

 当男人触碰到她那洁白艳丽的大腿间、被与发色相同的金色密林所隐藏的蜜
  处时,一边带着嘲弄的语气讽刺卡莉姆,一边让手指所爱抚的密林发出湿润的水声。

  虽然内心仍旧抗拒着男人所带来的凌辱,但作为女性的身体却相当坦率。
  「哈、才摸一下就湿成这样。骑士卡莉姆还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呢。」

  「淫、淫荡什么的……我、我才没……呜啊啊啊!!」

  虽然想拼命编织出反驳的话语,不过突然便成了相当接近惨叫的呻吟声。
  被男人粗壮手指所侵入的蜜缝发出了咕啾的水声,女体当中的官能火花便随即点燃。

  从背脊处炸开的甜美电流沿着脊椎传递到了脑髓深处。

  就只是将手指插入而已,光是这样无需任何技巧的动作,就让卡莉姆那身为女性的躯体微微的痛楚。

  呼吸就像是站在饵食面前的野兽般粗暴,朦胧的双眼有如麻药中毒般的茫然与空虚。

  不对、实际上她已经彻底的中毒者了。

  只是上瘾的东西并非药物,而是被男人污辱时所带来的被虐快感。

  妖艳且白皙修长的双腿之间,有如坏掉的水龙头般滴下了温热的蜜液。
 将身体紧紧束缚的麻绳的触感、爱抚与插入的手指、宛如利刃般刺向皮肤的
  男人们污秽且卑劣的视线。

  这些全部都让卡莉姆的兴奋感无可救药的高昂着。

  燃烧自己的被虐狂(マゾヒズム)之火,毫不留情的在体内扎根。

  紧紧咬着下唇,卡莉姆以顽固的意志让自己无法发出更加高昂的喘息声。
  不过她那流着泪紧咬下唇的模样,反而成为点燃施虐者欲望之火的燃料。
  「啊啊、竟然露出这种表情」

  「还不明白吗、不管怎么忍耐都毫无意义就是了」

  「呜!」

  带着欲望浓厚的笑意而扭曲的脸孔,男人们紧紧抓着卡莉姆的手。

  手臂被粗暴着抓住时感受到了疼痛,不过男人们却没有给她抵抗的时间,卡莉姆马上就感觉到手腕处遭到拘束。

  究竟是什么时后准备的呢,天花板处挂着一道铁勾,而新的绳索就从那里落下。

  绳索上事先就弄出了两个圆圈,恐怕打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吧,如今卡莉姆两只手的手腕接被放入园圈当中后吊起拘束着。

  双手被高高吊起的美女圣职者,就像是被送给猛兽饱餐一顿的饵食般。
  对眼前这群嘴角流下唾沫、粗暴的呼吸着的飢饿野兽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比的上这副能勾起飢饿野兽那漆黑欲望的景观。

  正当卡莉姆因为从手上船来的疼痛感而发出苦闷喘息时,那群下者之人的手也纷纷伸来。

  「不、不要……住手、咿!! 嗯、不要咬着乳头……别、别舔腋下啊!」
  乳房被揉着,乳头则被牙齿轻轻的啃咬着,双手举高所露出的腋下被男人们舔舐着,就连大腿与秘处也丝毫没放过。

  正可谓是捕食。

  雌性正遭到飢渴野兽的蹂躏。

  被手指拨开的媚肉、与乳房一起被男人的嘴舔弄着,而肌肤上则佈满了男人们的舌头划过时所流下的水痕。

  卡莉姆那像食物一样被狠狠玩弄至今的官能,最后不知不觉得的发出了甜腻的呻吟声。

  转眼间便被推向了极限。

  「不行、不……不要啊啊……要来、要来了……咕、咿、疑?」

  在迈向绝顶的瞬间,在她战栗的身心正准准备在呼吸后迎像炸裂般的快感浪潮时,却被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而错愕。

  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男人们在濒临高潮的那一瞬间退后,仅留着卡莉姆遍佈红潮的肌肤,像是在惋惜着男人们远离的爱抚。

  之后留下的,只有火热的身躯与湿润汗水与蜜液,以及带着寂寞眼神的浪荡雌性。

  「为、为什么……」

  「嗯? 你说、为什么? 你是指什么事啊?」

  「……呜」

  面对愕然无言的卡莉姆挤出的话语,男人们回以充满嗜虐语气的疑问句。
  当卡莉姆发觉男人们脸上带着的卑劣笑容的时候,她终於查觉到了。

  他们之所以在卡莉姆濒临高潮的瞬间停止动作,目的是为了撩拨卡莉姆。
  为了让她不只有肉体、连她的心灵也要屈服为止。

  「不是你说讨厌做这种事的吗、我可是配合你喔」

  「如果真的想要的话、我也不是不给你啦」

  「欸?你说什……咿啊啊啊啊!」

  男人们的手指再一次朝着被麻绳束缚、宛若无骨的白皙肌肤伸去,没有丝毫顾虑的继续爱抚着。

  刚才濒临高潮、香汗淋漓的身躯再一次被推上情欲的顶端。

  子宫像是其中寄宿着火焰般灼热,并对着全身传送着那股炽热感。

  不一会儿滚烫的身躯、又再一次流下了火热的汗粒。

  然后濒临高潮的前夕,男人们再一次的停下了他们的动作。

  「啊、啊啊……为、为什么……」

  麻痺脑髓的甜美快感与火热躯体、让她的精神陷入了麻痺状态。

  但是、却仍旧无法高潮。

  只要再一下子就好,在这个断断续续的高潮地狱中,卡莉姆湿润的瞳眸彷彿这么抗议着。

  以视奸的眼神盯着卡莉姆的人们,则是以丑恶的愉悦感回应她。

  「你也差不多该坦率一点了吧,这样不是很好吗?」

  「要是无法坦率一点的话,吃苦的可是你自己呦!骑士卡莉姆」,

  「那怎、怎么行……」

  空虚的目光游移着。

  受到强烈冲击的理性已经无法接受来自大脑的思考。

  不过以剧烈的呼吸来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同时,却无意识着摇动着自己的腰。
  肉体虽然堕落了,就只有心灵……对卡莉姆来说,尚未堕落的心灵已经是她最后的救赎了。

  不过、就像是嘲弄这样的她似的,有个男人悄悄的伸出了手。

  伸出其中一只手指,缓缓的沿着湿润的蜜穴外,描绘着

  「咿啊啊!!」。

  只是轻轻的触摸,就只是轻轻的触摸一下,就让她受到了软腰的快感,口中吐出了甜美的呻吟。

  沿着背部奔驰的快感电击搔动着神经,不过离高潮还早,但这份狂乱却将卡莉姆顽固的内心防线撬开一丝致命的裂痕。

  只要有一丝裂缝、离整座水坝的溃堤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

  膝盖微微颤抖着,从肉体中心及大脑受到快感冲击,到她彻底堕入深渊,所花费的时间连一分钟也不到。

  「做、吧……」

  「什么?」

  「请各位……继续、做下去吧」

  「我听不清楚呢,请再说一次吧」

  「继续吧,请让我继续做下去吧……」

  「可以说的清楚一点吗」

  面对充满恶意的回应,这次卡莉姆忍不住大叫着。

  面对沸腾的欲望,她的理性彻底被摧毁了。

  「做吧! 请你们干我吧! 请把我干到乱七八糟的!! 用各位的肉棒彻底搅拌我的小穴吧啊啊啊!!!」

  黄金般的头发散乱着,卡莉姆的口中喊着不成体统的话语。

  浪荡的瞳眸中,已经没有丝毫平时的她眼中的伶俐与聪慧了。

  有的只是,发情中的雌性所带有的色气。

  而男人们也马上就展开了行动。

  当她彻底堕落之时,兴奋的男人们早就动手,脱下了自己身上那些碍事的衣服。

  而站在卡莉姆身后,离她最近的傢伙则以他粗壮的手指,揉着卡莉姆洁白的臀肉。

  「啊啊……」

  彷彿会让人灼伤的某个火热之物,触碰到潮湿的腔口,发出了咕啾的水声。
  而卡莉姆的口中则发出了满怀期待的喘息。

  被期待感所填满内心。在下个瞬间,伴随着火热感一同化为空白。

  「~~咕呜!!!」

  发出了无声的叫声,卡莉姆的身体彷彿被某种东西从下腹部的深处直接冲击到了大脑。

  殷切期待的肉棒光是插入,就只是这样的一个动作就让她攀上了高潮了。
  「哦哦、真棒,可真紧呢……看来光这样就高潮了呢。果然没错,你还是老样子那么淫乱呢。嘿咻! 还想要这个吧? 老子会给你更多更多!」

  「好棒啊啊啊啊! 不、不行……现在、才刚刚高、高潮而已……咿啊啊啊!! 曝、曝寻了(不、不行了),又……又要高、高潮! 又要高潮啦啊啊!!」
  以言语相反,被肉棒分开的蜜穴正紧咬着入侵物不放。而腔内的媚肉在蠕动的同时,仍旧对肉棒传达她的欢迎之意。

  口中说出的话语,说穿了不过就是堕落的心灵随着喘息时逐渐驱逐出内心的理性碎片罢了。

  事实上,卡莉姆的腰仍旧持续不断的摆动,为了渴求男人们而不停的扭动着。
  嘴边露出了丑恶且轻蔑的笑容,男人的腰更加剧烈的摆动着。

  「刚才是你自己说想要的吧? 喂喂! 别顾虑,尽量多吃一点啊!!」
  「咕噢噢噢噢噢噢!!!」

  被汗水弄湿的白皙硕大的臀部,与从背后急切摆动的腰部发出了碰撞声。
  啪、啪、啪的拍打声与带着节奏感的水声响起。

  穿插着女性淫乱甜美的呻吟声,演奏出卑猥的乐曲。

  每当男人的龟头撞开子宫口的瞬间,卡莉姆的脑中则发出了桃色的甜美电流。
  当脑髓的中心彻底的染上快感时,卡莉姆挥动着散乱的耀眼金发,发出了苦闷的喘息。

  「不行了,又…又要去了,要去了噢噢噢噢噢!!!」

  从清纯的教会骑士转身一变,成为了因色欲而绽放雌性的她,发出了高亢的叫喊。

  噗噜。面对卡莉姆腔内强烈的紧绞,男人忍不住在她的体内盛大的放出了大量的白浊液。

  爱液与精液在卡莉姆的体内混合后,像是鸡尾酒般的液体从结合处内缓缓滴落,液体所蕴含的强烈性臭瞬间与空气彻底融合。

  虽然空气中充满着让人呼吸困难的腥臭味,但在此同时也勾起了所有人的肉欲。

  啵。当射出精液的男人将肉棒拔出后,发出了开瓶般的声音。

  卡莉姆失去支撑的身体只能靠着绑在手上的绳索固定,虽然对四肢无力的身体来说相当的疼痛。

  不过对现在的卡莉姆来说,这股疼痛也是一种快感。

  「咕、啊啊、啊啊啊………」

  绳索嵌入皮肤的触感。

  除了点燃淫虐之火外,同时唤醒了疼痛感与被虐心。

  欲火在她香汗淋漓的身体深处缓缓的燃起。

  而带着热量的某个东西,袭向了她肉感的大腿与臀部。

  是男人们昂起的武装。

  「喂、还没到休息的时间吧」

  「才一个人而已不是吗?」

  「呵哈哈、在所有人都满足之前可是不会结束的呦!」

  在欲望的驱使下、双眼冲血的男人们。

  这些东西真碍事,带着这种心情脱下卡莉姆身上的法衣。

  露出她被绳索绑缚全身、充满肉感的淫乱肢体。

  满身汗水的美女肌肤上像是火烧般展现的红潮、以及绑缚的姿态,组成一幅淫靡的绘图。

  像是被捕蚊灯所捕捉的虫子般,带着污秽欲望之徒全都聚集起来。

  「嘿咻!」

  「嗯呜、噢噢噢噢!」

  接近惨叫的呼声响起。

  某个有着巨大尺寸肉棒的男人走进。

  男人带着宛如野兽般的气势,强行分开她的双腿,正面插入卡莉姆柔嫩的腔道。

  环抱着卡莉姆无力的大腿,男人以对面立位的姿势插入的肉棒、每次的碰撞都像破城槌似的撞开子宫口的防壁,即使撞开了子宫口,插入的肉棒却仍有一大截留在卡莉姆体外。

  随着男人腰部活动的角度,卡莉姆的意识彷彿遭到白热化的快感所苛责着。
  但、光是这样,凌辱还没结束。

  「这边还空着嘛」

  伴随着话语,丰满的臀肉被其他男人强硬的手指狠狠掰开。

  某个火热坚挺的东西碰触着,暴露在众人面前的菊穴。

  超乎想像的冲击,瞬间让卡莉姆的意识化为一片空白。

  「咿啊啊啊!! 屁、屁股! 屁股里……」不行、啊啊啊! 好厉害! 硬梆梆的……! 咕叽咕叽动个不停!!!

  粗壮的肉棒从前后两边袭来,包夹着卡莉姆。而受到强烈冲击而神智不清的雌性、发出了淒厉的叫声。

  身体所感受到的前后被贯穿的快感,随着每次呼吸而发出越发高亢的呻吟,有如曼妙的乐章。

  从后方侵犯着菊穴的男人一边揉着卡莉姆柔嫩丰满的乳房,另一方面腰部摆动的力道也慢慢增加。

  而从前面侵犯小穴的男人将卡莉姆有着极致触感的大腿抱在腋下,在摆动自己腰部的同时、也强硬的吻上了卡莉姆的嘴。

  「嗯、呜噢噢……吻……再来一次,一起来、接吻吧……最喜欢接吻了、太棒了……肉棒、不要欺负我了嘛……再给我多、多一点吧!!」

  「咕啾……哼……呼哈哈,味道真不错。嗯? 这么喜欢吗? 那跟老子正在干你的肉棒比起来、更喜欢哪个?」

  「嗯噢噢噢噢噢噢噢!!!」

  话刚说完,又是一发贯穿子宫口的强烈冲击,瞪大双眼的卡莉姆瞬间被推上绝顶。

  深入菊穴的肉棒也在同时解放。咕噜咕噜、大量精液狠狠的灌入直肠。
  理性已经完全不留一丝残骸。

  强烈的快感让卡莉姆以违的神经发生问题,双眼所见的一切都充斥着斑斓的色彩。

  「好棒……好厉害……最、喜欢……肉棒了、再来……再给我……给我多一点……」

  唾液沿着嘴角流下,卡莉姆以虚无的瞳眸看着周违,向眼前那群飢渴的野兽祈求着。

  周围所有人脸上露出卑劣的笑容,兴奋的回答着。

  「啊啊、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还早的很呢,咱们来好好疼爱疼爱你吧!」

  说出口的同时,更多的手与男性的象徵,一同朝着卡莉姆蜂拥而上。

  在这瞬间,女性所发出的呻吟声比起至今为止……更加高亢。

  圣王教会的夜晚、仍旧相当漫长……且火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