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负剑江湖行】(0-5)



                 序

  六年了,几乎每晚都是在噩梦中度过,我一闭眼,就仿佛回到了教破人亡的那一刻,仿佛我那月儿临死前的惨呼声仍萦绕在我耳边。

  都是他,七年前象彗星一般出现在江湖,没有人知道他的师承,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偏偏他的武功竟然和我圣教教主不相上下,这点是在六年前那个惨痛的日子用血得出的结论,如果不是他缠着教主,如果那天不是我——圣教传人新婚之日,那卑鄙的所谓七大正派如何能灭我圣教。

  没想到重伤跳下悬崖却未死,也没想到我虽然未死但功力全失,这几年我凭着易容术在江湖四处流浪,只希望能恢复昔日武功好为圣教复仇。

  哎,恢复了又如何,当年我功力在身依然不是他十招之敌,此时此刻,难道我圣教的血仇永远无法得偿了吗?

  那颗彗星早已经成为当今武林的神话,那个狗杂种真风光,我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是啊,我不知是否以后还会有人象他这样,但可肯定在江湖中数千年来绝对无人有他这般风光。

  记得在我圣教刚亡一年之余,华山掌门之女,外号「华山玉凤」的赵箐;峨眉掌门灭尘师太最宠爱的俗家弟子,外号「峨眉青凤」叶婉容;天山掌门之女,外号「天山冰凤」冷若霜(她,就是她,把那冰冷的长剑刺入月儿的身体里),还有一位公主(本朝第一次有公主下嫁给平民,而且还是与人共嫁)一起下嫁于他。

  他们五人成婚之日,那场景,可算是武林百年,不,从有武林开始以来最盛大的,不但所有白道去祝贺,就连所有堂口大佬也亲去祝贺。

  我刚从那万丈悬崖里爬出不久,听到他成婚的消息,也不顾已是凡人之身,远远地躲在远方,看见他和新娘正在那大门迎宾。

  他,笑得那么灿烂,他那四位娇妻(其中三位列好事之徒所撰的江湖绝色榜前三名,而那位公主也是毫不逊色)也是笑脸如花。

  而我,我的心,却如冰般凉。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与此。

  他,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也是有史以来声望与权利最高的盟主—「玉面神龙」叶知秋。

                第一章

  也许会有朋友问我为何没有了武功还敢在江湖行走,忘了说一句,我当年的外号是「千面银狐」,以我的易容水平我相信就是我妈也绝对认不出我,而我之所以还在江湖行走,就是希望能找机会恢复武功和报仇。

  这些年,虽然一直没成功,但我重新修炼也勉强算得江湖的准一流高手,而且在江湖竟也闯出了一点名号。

  江湖啊,不是你有实力就能闯出去的。

  象我,如果不是「凑巧」从蒙城五鼠手里救下了华山掌门的儿子,凭我现在的实力又如何能在江湖闯荡,我能救他也是因为我对那些鬼蜮伎俩太了解了。
  结果,我就和这位赵公子成了莫逆之交,数年来一直闯荡在江湖,还和另几位世家公子一起被好事之人称为「武林四公子」。

  我们四位便顺水推舟结义为兄弟,我是老二,赵公子赵伟老三,老大是南宫世家的南宫明,老四是纳兰世家的纳兰若容。

  这日,「我们四兄弟有阵子没聚了吧?」说话的是南宫明。

  「是啊,记得上次还是我们四人踩平太湖水寨的时候了。」纳兰接道。
  「呵呵,那我们今日四兄弟是不是应该不醉不归啊?」这几年来,我已经越来越喜欢杯中物了,哎,只有在酒醉时才没有噩梦啊!

  「老二此言差矣!今日一起聚首在我家,今晚更应秉烛夜谈,好好商量一下怎样在武林扩大我们四人的威名。」南宫老大赶紧接道。

  「老大说的对,我们四公子在江湖青年才俊榜上已经很久没前进了。」赵老三说道。

  嘿嘿,什么秉烛夜谈,无非是怕那悍妻管教吧。

  不过说起我那大嫂,脾气是不小,不过那美啊,她可是绝色榜里第八的纳兰明珠,也正是我那四弟的姐姐。

  我可是真的对她垂涎已久。

  「我和老三这次来就是找到目标了,太行山的黑风寨为非作歹,残害百姓和武林同道,如果我们把它灭了,相信多少也能前进个十来位吧。」

  我抛出了酝酿已久的计划,我要把仇人一个个的引出来,我已经不能再等待了,虽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对付叶知秋,但我已想好了怎样对付他老婆。嘿嘿,美人,等着吧。

  「黑风寨?那个寨主旋风李逵可不是好惹的啊?他可是黑榜第十啊,虽然我们不怕他,但青年榜的规矩是靠家里的势力除害不加分的啊。」南宫明提出疑问了。

  「还是老大考虑全面。」

  我一句马屁拍得南宫明洋洋得意,脸露得色。

  「不过,有可靠消息李逵上个月被人打成重伤,现正卧床不起。」

  「真的?那可真是天助我们啊!」

  「哪里,哪里,主要是三位兄弟鸿福齐天,小弟顺便沾光而已!」

  「别客气,别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呵呵!」

  看着我那三位兄弟,我也随着他们一同高兴,不过这次可是真心的。

  「什么事让几位叔叔这么高兴啊?」一位着黄色衣裳的绝色少妇从门口转了进来。

  来人正是纳兰明珠。

  「嫂子好,我们正在商量消灭黑风寨。」我们几个连忙起身,这个嫂子可不是吃素的,不但人漂亮,后台硬,武功也比我们几个好,而且脾气也是一等一。
  「你们几个是不是活腻了呢,想死也别把我相公和弟弟拖去。」

  真美,连翻白眼也是如此的美丽,不知道剥光了在床上是何风景,真便宜了我那死鬼老大,嘿,总有一天要接过来。

  「嫂子有所不知,李逵已有伤在身,其余贼众不足为惧!」我赶紧凑上前细声说道,眼睛飞快地偷瞄了一下那脖颈,那肉可真白啊,油光腻滑。

  看到她瞪过来,赶紧把头低下。

  「就你这老二名堂多,不过消息还蛮灵嘛,如此我一个女人也不好拦阻你们男人扬名立万,就在家遥祝相公,家弟和两位叔叔旗开得胜!」

  「一定,一定。」我们四位连忙应和。

                第二章

  「二哥,你说我姐姐都答应了还把我姐夫拖走干嘛啊,明天就要走了也不让我们哥四个好好商量商量。」纳兰若容不耐烦的说道。

  「正因为明天要走今晚才舍不得啊!哈!哈!」

  说完,我笑望赵伟,果然这小子也是一脸淫笑。

  我们那傻老四此时才明白过来,也只得干笑两声作罢。

  「二哥,三哥,干脆我们也出去逛逛,很久没来金陵了,说不定那迎春楼又换了红牌了。」

  「你俩去吧,我还得回房好好谋划一下。」我今晚可有更重要的事。嘿嘿。
  「既然如此,那我俩就先走了啊。」

  待他俩走开,我也回房,吩咐奴婢一定不要打扰我练功,然后悄悄从天窗遁出,虽然南宫府内戒备森严,明查暗哨不少,不过在我这有心人轻车路熟下,没一会就来到一座小楼前。

  我轻身翻上二楼屋檐,曲身躲进一个凹陷里,这样外面巡视的人也发现不了我。

  这可是我在这踩点十余回才确定的好地方。

  控制住自己的心跳,体温与呼吸,从天窗缝隙往里瞧,不正是我那老大和他的娇妻吗?

  没错,就是来看他们俩的。

  诸位看官忘了我对我的大嫂早就垂涎已久了吗?

  如果一对夫妻即将分别,会干什么呢?

  呵呵,也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了吧。

  好象正戏还没开始,很好,没来迟。

  里面。

  纳兰明珠正在屋内莲步轻摇,哎,也就是走来走去。只是那姿势,哎,怎么好象前面的衣服象波浪一样啊。平时还真不敢盯着看。

  「相公,你有没有问老二消息是从哪得知?」

  「这有什么好问的,我们老二一向消息很灵通的嘛,从来没错呀!」我那老大坐在床边,不耐烦的说道,看来有点象欲火烧身啊,我看我那死老大眼睛死盯着自己老婆。

  也难怪,不尽前方波涛起伏,臀部左摇右扭。

  「相公,如果是我弟弟或赵老三得到消息,那不足为奇,老二孤家寡人没势力做靠山,凭什么得来消息,一次就罢了,又凭什么比我们三家的消息灵通十数次。」

  我在屋檐下听得冷汗直冒,真没想到她竟然能有如此智慧。

  再看老大,心里长嘘一声,只见他两眼喷火似的,任谁也知道他刚刚根本就没听进任何。

  「相公,相公,啊!」纳兰明珠还未转过身看丈夫为何没答话,就已经被那急色的老大给拦腰抱起。

  「娘子,娘子,你太美了,我要。」

  「哎,你这冤家,人家在和你说正事,你却……」

  「如果不是你和爹要我增加我南宫声威,我哪也不去,天天陪娘子你!」
  片刻,玉塌上美人罗衫半解,我那老大已是埋头伏首在那双峰之间。

  「相公,轻点,别咬我啊,啊,你舔得我好痒啊。」

  「喜不喜欢啊,我看你这两颗葡萄都已经挺立了啊。」

  老大再吸吮一会,也不再满足与这峰间山谷。

  留下一只左手在那巩固战果,嘴一路往下清,右手则忙与扯去那长裙。
  裙落,屋中一片白光,呵呵,夸张了点,只见明珠玉体横陈,已是全裸,大哥此时已是孺子牛。

  「相公,别,别,那脏。」

  「啊!」听到这一声,连我都差点从屋檐下掉下,真酥啊!

  原来是大哥在轻咬阴蒂,也亏我视力好。

  没想到他花招不少,也难怪,我们几兄弟经常在外喝花酒,总要学点经验对嫂子吧!

  在咬的同时,一只手指轻轻地抚弄那玉蚌。

  再看我嫂子,两手似乎不知如何放才好,在空中乱舞,明眸半睁,嘴中不时发出几声呓语,「啊!」一时间连身子也不由得抬了起来。

  原来他把一只手指伸了进去,竟这般抽插起来。

  那两只白花花的玉腿也在床上曲起,伸直。

  「相公,你好坏,每次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折磨奴家。」明珠嗔道。但那神情,媚眼如丝。

  「不喜欢吗?」

  「怎么不说啊。」老大边说边加快手指的频率。

  「真想羞死奴家吗?」明珠洋洋地说道,那神情仿佛再也不想多说一个字,鼻中也渐渐地哼起来。

  「娘子,这本是你我两人世界,难道不应坦诚以对吗?你说了我也好更努力嘛!」说着,又加了一个手指,只见那手指抽扯之间竟也带出一丝丝银缕。
  「嗯,嗯,嗯,相公,」那明珠脸上红云密布,玉齿轻咬,却是说不出来。
  那阴蒂也是被吸得如一颗红豆,他却还是不放过,不时用舌头舔过,左手仍在那峰间挤摸按抓,无不用极。

  只可怜我那嫂子在这上下其手中越飞越高,两手也按住老大的头,似乎还嫌他不够卖力,恨恨地往下按,玉腿横挂在他的双肩。

  「喜不喜欢啊?」他坚持。手指也停住。

  「别停啊,相公。」

  「回答呀。」

  「喜……喜欢,啊!」

  明珠刚羞答答地回答完,我那老大就提枪上马,恨恨地直捣黄龙。

  「相公,好烫啊,哦,顶,顶进点。」明珠似乎在这一刻也忘却了自我。
  整个房间只剩下两个肚皮的碰撞声和明珠不时发出的呓语。

  我那老大也够凶猛,提起明珠的双腿就这样狠狠地插了五百下。

  我那嫂子此时也是汗如水浸,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两只雪白的玉腿紧紧地盘在老大身后,纠缠在一起。那眼神,哎,我真想飞身入屋。

  那头蛮牛也真行,速度依然不减。

  「相,相,相公,你真行啊!」

  「是吗?有什么感觉呢?」

  「我只觉得你那好烫好烫,你又那么用力,好象要刺穿我那一样,不过我喜欢,我那下面又酥又痒,就要你用力,就这样,快,快,啊,啊!」

  两个人都在拼命地将自己往对方挤,恨不能融为一体。

  「相公,就这样,再用力,我,我,我快飞了!」

  终于,在明珠的一声尖叫和老大的一声闷哼中,我结束了今晚的使命!
                第三章

  太行山连绵八百里,险山峻岭迭出不穷,其中又以天都峰为最,不论是险,峻,奇都以其为甚。那以凶残而闻名天下的黑风寨也就藏匿其中。

  是夜,月黑风高。

  天都峰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在我这个向导的指引下,我那个大哥的手下已经封堵住了等下贼众可能逃跑的路线,虽然青年才俊榜是要求我们凭借自己的力量提升排名,但那也仅指我们消灭元凶是必须依靠自己而已,毕竟人力有限,没有任何人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足以一人消灭万人。

  「二哥,你真的确定李逵重伤未愈?」纳兰若容略有点不安地问道。

  我想他可能是太紧张了,毕竟这么大的行动他还是第一次。

  「四弟,放松点,不就个李逵嘛,别说他伤了,就是没伤有我们四兄弟还怕什么,再说我在这潜伏数月,就是为了铲除他,以他上月所受的伤势来看没半年绝对无法痊愈。」

  「是啊,老四,你还不知道我们二哥啊,武功也许是比不上我们,不过那脑子,嘿嘿,要算计人肯定是没什么人比得上他。」赵伟拍了拍南宫若容的肩,试图缓解一下他的紧张。

  「老二,我们的计划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纰漏了吧?」

  就连最稳重的南宫明也有点紧张了,或许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胜利在望了吧,而希望听到有人肯定的回答。

  「老大,我相信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毕竟黑风寨的高手不多,真正有威胁的也就李逵,而现在他,嘿嘿,或许连个娘们都不如,只要潜伏在里的兄弟依计放火,到时火光一起,我们就杀进去。我们四个直接去取那厮的狗命,老三和老四的弟兄们随我们进去剿灭匪众,大哥你的手下就把住各通道,务必做到斩草除根,不放过一个。」

  话语间,黑风寨内已依稀可见冒出数处火光,此时正是金秋时分,天气干燥,再经那夜风助势,片刻间已成熊熊大火,寨内顿时金鸣大作。

  「失火啦,快救火啊!」

  看着寨内那忙乱的众人,我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狠狠地摇摇头,「大哥,我们走吧!」

  「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随着数百弟兄的一声暗喝,我们就象一把利刃直插黑风寨。

  早已慌乱的贼众哪里想得到此时竟然会冒出一群如狼似虎的黑衣人,见人就杀,本已散乱的众人此刻更想的是如何保命,根本就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一切尽在我的预料之中,黑风寨本就是图有凶残之名,它的来源与支柱就是我兄弟四人眼前的李逵,没了他,黑风寨只不过是普通的匪寨。

  「你等何人,竟敢来我黑风寨捣乱!」老巢被捣,虽然重伤未愈也不得不强撑场面。

  我望着眼前这穷途末路的他,虽然是重伤未愈却依然风采不减,不愧是黑榜第十的高手,也不愧是我当年的好兄弟。

  可惜啊,兄弟,我有血海深仇,不敢来投靠你,甚至不得不借你头颅一用。
  「老贼,你为恶江湖多年,今日我武林四公子就要替天行道,取你狗命,纳命来!」

  正说着,性急的赵伟就冲了上去,南宫明和纳兰若容见状也扑了上去。
  我也只得从回忆中醒来,迎上前。

  我四人有一套合击技法,这是我在四人结拜后,结合各人特点,苦思数月想出来的技法,毕竟我现在武功不比当年,我可不想在大仇未报时就先把命丢了。
  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即使他没受伤,我们四人也足以凭借这套技法在其手下走上千招,更何况现在的他只有全盛时的一成而已。

  结果可想而知,百招后,他就败了,彻底的败了。

  当我的长剑从他的胸前插进抽出时,我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到的只有疑惑和悲伤,难道?是的,他认出了我,从我的眼睛,我想他一定是认出了我,所以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只记得当年曾一起血洗太极门,只记得曾一起强爱百花谷的美女,只记得曾一起对酒狂歌的岁月!

     ***    ***    ***    ***

  一滴液体溅在干涩的唇上,舌头一舔,咸而腥。

  猛地从往事中惊醒。

  只见南宫明正一手提着李逵的头,仰天长啸!

  而我的心却清冷似水!

  啸声未落,对面山间也传来一声长啸。

  须臾间,啸声竟是从数十里外来到了寨门前。

  好快的轻功!

  好深的内力!

  我看到我那三个兄弟的眼睛里已没有了刚才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惶恐!

  终于来了,来的真及时啊!

  这只是开始!

  我的复仇!

                第四章

  山寨的贼众早已被清除干净,毕竟我那三个兄弟所带来的人不是那些乌合之众所能比的。现在他们正在外面打扫战场,不过此刻也都已经停下来了,那啸声所带来的震荡,只要还没死都能感觉到。

  啸声停了,停在了山寨门前。

  山间一片死寂,只有那夜风在吹,只有那火还在燃烧。

  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那是临死前凄厉的叫声。

  我们都听出了那是南宫家老管家的惨叫。

  一声声的闷哼,在提醒着来者是敌非友,而且正在快速地向此逼进,外面的弟兄甚至难以用生命来延缓他推进的速度。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那三个兄弟眼中的惶恐慢慢地变成恐惧与绝望,就和还在南宫明手中头颅的眼神一样。

  我在心中暗笑,世人都不知道李逵还有个哥哥,更不知道他的哥哥竟然是黑榜第三的摘心客谈非。我知道,因为我曾经和李逵是兄弟,因为他信任我,所以我知道,而且我知道他们兄弟不和所以从不来往,我也更知道他哥哥其实很在乎他。

  所以我设计把李逵的行踪泄露给他的仇家,让他身负重伤,然后再带着那三个「兄弟」来干掉我这个兄弟,在来之前,我也很巧妙的把要踏平黑风寨的消息透漏给谈非,当然,这个消息入他耳的时机非常重要,一定要能赶到却又不能太早。

  我真想大笑两声,这个计划终于有了个完美的开始。

  一阵风吹过,南宫明手中的头颅不见了?

  真的不见了?

  不,一个身穿黄色儒装的中年文士出现在场中,若不是他两眼含泪望着手中头颅的脸因激动而略显狰狞,绝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位满腹经纶的大儒。但他此刻却更象是索命的修罗。

  我们四人趁他还沉浸在悲痛中时赶紧摆好合击的阵势。

  外面的弟兄也陆续的集合在我们身后。

  「是你们四人杀了我兄弟?」文士终于从悲痛中醒来,问道。

  「你是什么人?那等匪众,人人得而诛之!」赵伟抢着道,我看他是太害怕了,连声音都有点颤抖。毕竟眼前这人的武功太可怕了。

  「请问前辈尊姓大名,刚才我兄弟言语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你手中之人乃强盗之头领,为害百姓多年,今日我武林四公子替天行道,乃是为天下着想!」
  还是南宫明老道,狠狠地盯了赵伟一眼,怪他说话太冲动,生怕得罪了这位不知名的高人。

  「替天行道?哼,老夫谈非,今天既然遇上了也让你们行道吧!」

  「谈非?天,第三的摘心手谈非?」后面的弟兄都听见了。

  我仿佛能感觉到绝望在他们中蔓延,也包括了我那三个兄弟。

  「前辈,请听晚生一言。」南宫明急忙道。

  可还没等他说,谈非已是迎身而上。

  我四人只得拔剑相向。

  没想到他的身法竟是如此的快,只见眼前一花,谈非已是化作四条人影攻过来。

  我根本分不清哪一条是真正的他,也许每一条都是吧。

  想不到他的武功竟然这么厉害,我想即使是当年的我或许与他也只是伯仲之间。

  我一定不能死在这,我还有很多事没做。

  他们怎么还没来啊。

  我拼尽全力,长剑一震,竟然是用肉体与我长剑相搏,虽然这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却也是百炼精钢。但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利刃入体,反而是虎口一麻,差点脱手,往后锒跄几步才稳住身形,我那三个兄弟情形也都差不多,没想到合击之势竟在一击之下告破。

  不待我等稳住身形,谈非已是全力攻向南宫明,毕竟头颅最后是在他手中。
  南宫明也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拼命地阻挡谈非的进攻,希望能拖到我们回过气再合击之时。

  此时,山间又传来了数声长啸,啸声中充满了急切,片刻间由远及近,虽然比不上先前谈非之势,却也惊人。

  我扑上前的身形缓了一缓,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还是来了啊!

  谈非听到这数声长啸,攻击更加的疯狂。

  而我那三个兄弟和那后面的弟兄都不由得精神一振,因为那数声长啸都是那么的熟悉!

  就这么一刹,南宫明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就凝结在那一刻,谈非竟然不顾身后数人的攻击,以左肩迎住了南宫明的长剑,他受伤了,但他的手,摘心手,就在那么一瞬间摘了南宫明的心。

  时间仿佛凝结在这一刻,只有南宫明那濒死前的呼叫响荡在空中。

  那正在赶来的数人显然也听到了这声呼叫,那啸声中增加了几分急切,更添了一分悲痛!

  当我们都还沉浸在那声呼叫中时,谈非抛开手中的心,转身向赵伟扑去。
  众人赶紧放下悲痛,全力迎向谈非,希望能坚持到援兵赶到之时!

  就那么一线,赵伟一人独力抵挡谈非,或许是被刚才的情景吓破了胆,赵伟边挡边退,只恨不得立马退往众人当中。

  可迟了,即使是赵伟的火云刀劈到了谈非的右臂,却还是丝毫不能阻挡谈非的手伸进赵伟的胸腔。

  又是一颗红心!

  我们仿佛都被这一切下呆了,所有的人都呆呆的看着谈非手中的心脏,那可是华山掌门独子的啊。

  场上有一个人没呆,谈非疯狂地扑向我!

  第五章我拼命地抵挡,只希望能躲过这一片刻,当已陷入疯狂的谈非根本无视我那刺向他的长剑,在我的剑插入他身体的同时,他的手——威震天下的摘心手,竟然象鬼魅一样突破了空间的限制,直插我的心脏。

  铛!

  一片金石交接之声!

  他的手没能插入我的心脏,但余力却震得我往后倒飞。

  幸亏我早有防备,在心脏附近藏了一块护心镜!却没想到这块宝镜竟也只能挡他一击,好厉害的摘心手!

  嘭的一声,我摔落在地,再忍不住胸口那冒上的腥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还未待我爬起,只见谈非疯子般再扑向我,根本罔顾纳兰若容和其他弟兄在他身旁的攻击。

  我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这一次的攻击了,难道?难道圣神真的不给我机会复仇吗?难道我就真的这样死在自己的计策下吗?

  不,我不甘心!我的眼神里再次燃起熊熊的战意!

  当然,这丝毫不能影响那已陷入疯狂的谈非。就在我准备不顾一切使用当年神教的武功来保命时,数条人影由外快速驰来,帮我挡住了这一击。我在心底长嘘一声,终于来了!

  「砰」,随着一声巨响,漫天尘土飞扬!

  在尘土中只见数条人影正在合击谈非。

  待尘埃落定,那数人已停住在我面前,来人正是南宫世家,纳兰世家两家家主和华山掌门。

  对面的谈非,显然在刚刚的拼斗中受了重伤,毕竟他开始就已经有伤在身。
  「谈非,你为何对这些小辈下此毒手!」华山掌门赵无极缓缓说道,边说边扫视四周,突然,眼睛一定,发现了自己独子的尸身,那激动的面庞也使得本如出尘的气质荡然无存。喉中怒吼一声,朝谈非扑了上去,紧随而上的还有同样发现自己爱子尸身的南宫家主。

  谈非见势不妙,转身腾空数丈,瞬间已是远遁而去,那架势,竟然如同未曾受伤一样。远远地,只留下一段狠话在空中传荡,「你们给我记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伤势,晕了过去。

  早晨的阳光洒在身上真舒服啊,令人暖洋洋的。真不想醒来啊,很久没有睡得如此轻松了啊,这一觉竟然没有噩梦的探访。

  不对,怎么好象有很多人在注视着我,我睁眼一看,连忙试图爬起,却觉得浑身无力,哎,没想到武功倒退那么多,连体质也差了许多。

  「贤侄无须多礼,你现在重伤未愈,还是躺着吧。」一道和祥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纳兰家主。赵无极和两位家主及只受了轻伤的纳兰若容都在我房内,甚至还有我那个大嫂,没想到她也来了。不过他们三人的脸色都很差,那也是当然的,刚刚死了儿子或老公心情怎么能好。

  「大哥和三弟……,都怪我,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摘心手。」我也死命的在被中掐着自己的大腿,挤出几滴眼泪。

  那三人听我提起,脸色更差,我那大嫂甚至偷偷地在背后抽泣。

  「贤侄也别自责,哎,在江湖行走,谁不是提着脑袋过,我们收到消息说谈非是李逵的哥哥就急忙赶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了。」纳兰家主安慰道。
  「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只须多休息几天就可以了,我们几人商量过了,昨天谈非压住伤势逃逸,绝对跑不了多远,我们三人就各带一队分路搜寻,而且我去信请我那女婿发武林贴全面搜捕谈非,我就不信他能上天入地!」赵无极狠狠地说道。不愧是华山掌门,仅仅一晚就能从悲痛中醒来,定下搜捕之计,无须我提醒了。

  「贤侄你就和明珠,若容回南宫世家养伤,协助明珠办理他两人的后事吧,待我等拿谈非的人头来祭奠他俩。」

  呵呵,和美丽的新寡妇同行,正合我意。

  「有几位长辈出马,相信一定是手到擒来!」

  用过早膳,那三位长辈便已出发,而我,则被抬在软轿上和四弟及大嫂,一行十数人向南宫家行去。

                第五章

  至还有我那个大嫂,没想到她也来了。不过他们三人的脸色都很差,那也是当然的,刚刚死了儿子或老公心情怎么能好。

  「大哥和三弟……,都怪我,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摘心手。」我也死命的在被中掐着自己的大腿,挤出几滴眼泪。

  那三人听我提起,脸色更差,我那大嫂甚至偷偷地在背后抽泣。

  「贤侄也别自责,哎,在江湖行走,谁不是提着脑袋过,我们收到消息说谈非是李逵的哥哥就急忙赶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了。」纳兰家主安慰道。
  「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只须多休息几天就可以了,我们几人商量过了,昨天谈非压住伤势逃逸,绝对跑不了多远,我们三人就各带一队分路搜寻,而且我去信请我那女婿发武林贴全面搜捕谈非,我就不信他能上天入地!」赵无极狠狠地说道。不愧是华山掌门,仅仅一晚就能从悲痛中醒来,定下搜捕之计,无须我提醒了。

  「贤侄你就和明珠,若容回南宫世家养伤,协助明珠办理他两人的后事吧,待我等拿谈非的人头来祭奠他俩。」

  呵呵,和美丽的新寡妇同行,正合我意。

  「有几位长辈出马,相信一定是手到擒来!」

  用过早膳,那三位长辈便已出发,而我,则被抬在软轿上和四弟及大嫂,一行十数人向南宫家行去。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